江北的缙云氏,准备等饕餮他们恢复好了就进行强攻作战。

洞庭的三苗,遇到了诡异的大风雨天气,持续了十几天,他们的首领们也在等缙云氏的消息,但是他们不知道,在遥远的山头上,缙云氏的信使已经被挂在了悬崖峭壁,被应龙、帝台、丹朱做成了人体艺术。

缙云在等三苗,三苗在等缙云,但是信使没了,他们要反应过来,最快也要一两个月,如果慢一点的话,或许半年就过去了。

而更远的山野中,在盐阳地的巴人,已经蠢蠢欲动,欢兜跑到了他们的地盘,商量了进攻南方的时间,这是早就说好的。

而帝女子泽,因为在南方被叫做废物,而被瑶姬不断以激将法激怒,为了争一口气而不断换工作,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去干她的正事。

你以为我是来占领南方的,其实我是来打工的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://www.63qk.com/2/2102/62776381.html